当前位置:中交港珠澳大桥项目 - > 首页 > 百草园
百草园
百草园

扛起东岛建设的一支青年军

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建设至今七年,七年的奋斗成果,振奋人心,催人奋进。过去的七年,是不忘初心,驻岛建设的七年;过去的七年,是风雨兼程、砥砺奋进的七年;过去的七年,是信念坚定,任劳任怨的七年。港珠澳大桥的建成,在展现了中国建桥实力的同时,使取得的技术成就、无私奉献的工程人和背后的艰辛故事得到广为传播,其中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上的青年群体就是其一。

在东人工岛上,35岁以下青年管理人员有 50余人,占管理人员总数的七成以上。面对大桥世界级先进技术,这群青年不得不要比同龄人付出更多,学习更多,掌握的更多,再加上东人工岛是一个集人工岛、暗埋段隧道、桥梁、码头、房建等多个专业为一体的集群工程,涉及到的专业种类多,对这些刚刚毕业就参与人工岛建设的青年来说,压力极大。

这些青年按照参加大桥建设时间来算,都有相对应的一个称号,分别是 “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 “七年级”,先来到项目的“高年级学生”带领着后来到项目的“低年级学生”一起成长成才,挑战各种“急难险重”的任务。面对超级工程建设,这群青年被逼到必须接受“拔苗助长”,放在了工程建设的突出位置上,稚嫩的肩膀扛起了超级工程建设的重担。七年前还是工程新人的他们,如今已经领跑在超级工程建设的前沿上,用青年人的光环撑起了中国工程的成就。

恶劣环境作业,创造工程奇迹

2011年,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开工建设,东人工岛所在位置就是一片茫茫海域,对面几公里位置就是繁华的香港国际机场,每天飞机飞过的噪音让施工人员根本无法入睡,更别说不定期到访的台风。为了便于施工,这群青年人们住进了一条施工船舶,在狭窄的集装箱中过着不断摇晃的“赶海”生活。这条船上还流传着“小狗跳海”的故事:集装箱里养了一只小狗,与施工人员们同吃同住,有一天,小狗突然掉海里了,大家都以为是意外落水,小狗被救起来后又第二次、第三次跳进了海里,后来他们才发现,原来是小狗自己跳下海,它也受不了船上生活的寂寞和颠簸,宁愿选择跳海逃离。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上这支70%都是青年的队伍正是在这种环境下,首次在世界范围内采用钢圆筒快速筑岛这一新工艺,实现了人工岛“77天成岛”,比传统时间提前了两年,创造了一个工程奇迹。

东人工岛刚刚成岛后,岛内深基坑作业需要在海平面以下十几米位置,一到夏季,伶仃洋上的东人工岛就像一个“海上沙漠”。岛内深达十几米的基坑密不透风,在似火骄阳的直射下,基坑内最高气温超过40摄氏度,钢筋表面温度更是超过60摄氏度,大家都说,“上下各一太阳”。现场施工人员犹如在蒸桑拿,不到半小时,工装就能拧出水来;没有淡水,没有绿色植物,就连最基本的手机通讯信号也没有,完全就是与世隔绝的孤岛。

这些青年私下里都说,“我们仿佛回到了原始环境”。但就是这种环境,却没吓退岛上的这些年轻人,反而激发了他们不断挑战自我的激情,创造了一次比一次更好的业绩。

2014年,东人工岛工程建设进入结构施工的攻坚阶段,摆在建设者面前最艰巨的任务,便是岛上大规模的清水混凝土工艺应用难题。面对质量要求严、清水混凝土工艺在国内无经验可借鉴的艰难局面,一群80后、90后的青年组成了“大桥筑梦”青年突击队,不断进行清水混凝土试验研究,通过近一年的反复摸索和研究,终于渐渐地揭开了清水混凝土神秘的面纱,编制了一整套全面系统的清水混凝土技术方案及管理体系,于2015年3月通过国内外专家评审,实现了“0”到“1”的突破,甚至是实现了负数到“1”的突破,对国内同类工程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如今,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海底隧道的出口,一片倒角结构的清水混凝土墙与减光罩镶嵌在一起,相得益彰。这片壮美的清水墙高达14米,墙身厚度却仅仅只有1.1米。每一段墙身只需浇筑45方混凝土,但却花了26个小时,平均一个小时浇筑不到两方混凝土。在一个又高又窄的空间里,年轻的质检员下到钢筋笼最底部做验收,顶着高达40摄氏度的闷热感,精准地把各项指标控制在毫米级范围内。

林鸣总经理现场检查时,都为这些冲锋在施工一线的青年人竖起了大拇指,说道:“这么多人,这么多设备,顶着大太阳在‘熬’,这在其它从未有过,大家都是在用‘心’在浇筑!”

亲情爱情放一边,坚守在一线

2015年4月,清水混凝土技术日渐成熟,当所有人都做好大干准备时,又一项巨大挑战落到了东人工岛全体建设者身上。

建设者们要在十个月工期里,完成房建四万平方米面积的建设,难度极大。在这一关键时刻,“大桥筑梦”青年突击队第三次扛起了大旗,头顶巨压迈节点,破局开路迎难上。

24小时冲锋在一线的日夜奋斗,离岸18海里的外海孤岛寂寞。怎么办?顶着如此紧张的工期压力,青年人作为现场管理的“主力军”,牺牲休息时间,牺牲休假时间,没到休假时候,这些青年人的父母都给他们打电话问,“什么时候休假?什么时候回来?”而他们都只能说:“现在走不开,忙!”甚至有些青年,在现场坚守了半年,都没有回过家,“不是不想回去,是现场太忙,实在走不开”。这半年里,他们几乎天天待在岛上,一个月也只有一两天时间可以离开这个十万平方米、出门就是工地的人工岛,回到珠海市区调节休息一下。对他们来说,这一两天里基本什么都不干,就是睡觉,岛上施工生活经常难以让他们睡上一回好觉。这样的生活状态,连睡觉休息都觉得奢侈,更谈不上能交女朋友,陪家人。

东人工岛项目书记邱云就是其一。当邱云的第二个小孩出生时,他人却还在远离上海上千公里外的伶仃洋人工岛上。和其他人一样,邱云很少有回家的机会,有一次因差回到上海,妻子带着当时5岁的大儿子到机场接他,当他想要伸手去拥抱大儿子的时候,大儿子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对邱云来说,聚少离多让自己与儿子增加了不少愧疚感,甚至在儿子退缩的那一刻,还感到了一丝尴尬和无比的痛心与无奈。

像邱云这样,自己小孩是在大桥建设期间出生的青年,在东人工岛上还有很多,我们都把这些小孩称为“岛隧宝宝”,甚至有的宝宝从出生至今一直随着父母待在大桥建设的项目上,和大桥共成长。

东人工岛项目常务副经理刘海青曾经给自己儿子写了一首诗:

那一年

你背着书包跑向学堂,我打起行囊筑岛于南方

又两年

你在桌前解算着X的平方,我奔波于粤方港方

再三年

你在军训时脚步坚实,额头高昂

我在岛上砥砺前行,费尽思量

在今天

你那里圆月,我这里月圆

你在成长,岛在成长

 

举办集体婚礼,见证大桥爱情

2016年底,房建工程正处于最难的“破局”期,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Ⅱ工区项目部在施工营地给一直忙碌在施工现场的四名男青年举办了集体婚礼。婚礼过后,本应该是一场浪漫的蜜月之旅,可青年们却选择坚守孤岛,不愿放弃他们生活的另一半——大桥建设。

“每一个大桥建设者都有两个‘牵挂’,一个是自己的爱人,一个是大桥本身。”在东人工岛建设团队中,一直流传着这句话。2012年毕业后就参与大桥建设的工程师宋奎时常说:“我早已把大桥当成自己的‘家’。”

5年前,23岁的湖南小伙宋奎从长沙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一出校门就转而踏上了刚刚成型的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对宋奎而言,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也是梦开始的地方。几年间,从技术员到副总工程师,认真、细心、肯钻研又吃得苦的宋奎已蜕变成工区的精英骨干。2014年,分居两地的恋人曹琰放弃了省城银行工作,从长沙来到珠海,两人终于在分离两年后重聚。然而,面对紧张忙碌的施工任务,宋奎常常呆在东人工岛孤岛施工现场上,即使女友曹琰与自己共事,也难有见面的机会。

2016年底,宋奎、曹琰连同其他三对新人一起,在岛隧工程的工地办了一场独一无二的集体婚礼。婚礼正值东人工岛主体建筑工程大干期,婚礼过后,这些青年夫妇没有去浪平沙细的黄金沙滩游上一回,也没有享受绿荫小屋的二人世界,没有蜜月,没有闲情雅致,没有闲暇时光,却有“天天可见”的丈夫。

在主体建筑突击大干的十个月里,东人工岛上这群青年就是顶着巨大的身体和心理压力,一直坚守在施工一线。直到2017年8月,青年突击队经受住身体心理的重重考验,圆满完成了逾四万平方米房建工程封顶的竞赛任务。从2014年3月清水混凝土工艺研究至2017年9月主体建筑封顶,跨越3个半年度,历时1200余天,这群青年完成了清水混凝土试验研究,填补了国内清水混凝土工艺应用的空白,浇筑了伶仃洋最美的地标建筑。

在如此大压力、工期紧、体量大、任务重的条件下,青年们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大桥建设,而且把这一建设任务完成得如此“漂亮”,不仅如期实现工期目标,而且用“精细”、“务实”、“不忘初心”赢得大桥120年设计使用寿命的保证,实现了“鱼与熊掌兼得”。

如今,东人工岛建设已进入最后的冲刺收尾阶段。千余名建设者2000多个日日夜夜的坚守奋斗,一次又一次技术难关的攻克,一场又一场劳动竞赛的举办……从茫茫一片海域到岛体雏形初现,再到如今“壮美”的东人工岛,让全体建设者感到欣慰、自豪和感动。

在港珠澳大桥工程建设中,青年人着实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慢慢地我们发现,我国不断壮大的青年工程师群体不仅在改变中国,而且已经开始影响世界。多名青年人已经计划派往国外工程项目,为“一带一路”建设贡献中国青年的一份力量!今后若干年,像曾经咬牙切齿熬过苦难、掌握世界顶级工程技术、稚嫩肩膀扛起超级工程建设的这些青年人,必将成为未来青年工程师的“主力军”;又在几十年后,更是可能成为未来的“大国工匠”,为中国工程领域书写更加辉煌的新篇章!


  • 下一条:“隐形”的地砖 (2017-12-02)


  • 管理信息系统1   |   管理信息系统   |   管理信息系统(内网)
    备案号:京ICP备13039097号-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交港珠澳大桥项目 www.cccchzmb.com
    技术支持:中交第四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