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交港珠澳大桥项目 - > 首页 > 百草园
百草园
百草园

参观笔记

从2015年至今,我到岛隧项目三年了,粗算起来可能每年参与接待的参观团体都有数百个。刚开始不理解,为什么国外的技术专家可以飞过大半个地球,只为了看一看桂山沉管预制厂,为什么国内各地的交通系统单位都要排着日期前往外海人工岛走上一遭,为什么会有大学教授打听辗转半年,就是为了找机会能到沉管隧道实地考察。随着接待来访的次数越来越多,对当初的那些不理解,慢慢有了自己的认识。一样的参观路线,因为不同的人物、不同的场景而发生着不同的故事。

9月,同济大学陈德伟教授带着印度Goa邦Zuari Bridge的土木工程同行上岛参观,在隧道里看清水混凝土检修道的时候,他们震惊于触感细腻、外观如玉的小构件成品,后来再看西岛房建的时候,对着整齐划一的立柱,线条优美的外观弧线,他们频频摇头,表示不相信这是现浇的混凝土。我们几个同事哭笑不得,想着这算是对我们工程质量肯定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吧。

后来的交流中,陈教授告诉我,在印度土木工程界,西方国家始终占据了绝对权威。陈教授他们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印度孟买参与工程建设,对于中国土木工程,西方同行有一种说法叫“中国经验”,意思是中国工程快、省、质量差。这么多年过去了,随着中国的超级工程在国际舞台上陆续亮相,印度的土木工程师也渐渐感觉到了压力,但他们还是觉得,超越中国,只要加加油就是很轻松的事。今天,他们站在港珠澳大桥上,参观了世界最长、埋深最深的公路沉管隧道,亲眼见识了清水混凝土打造的人工岛建筑,他们不得不承认,二十年时间里,中国工程师已经走进了世界桥梁工程的前列队伍,今天的中国经验绝不是当初的那个“中国经验”。陈教授作为中国工程师的一员感到分外自豪。港珠澳大桥这张光彩夺目的名片在世界各国同行的眼中代表了高标准、严要求的中国标准,中国工程师在印度的权威与影响,也在逐渐变大。

曾经接待过一拨由作家、画家、摄影师等文艺创作者组成的采风团,上岛之后他们四处留影,抒发感慨。回程路上,一位拿着照相机的大叔告诉我,他是一个工地摄影师,全国各地拍了很多工地,但是他发现我们西人工岛的工人和其他工地的工人不太一样。“他们面对镜头特别爱笑,不羞涩不躲闪,脸上没有劳累苦闷,反而有一种朝阳一样的活泼•••”他一脸疑惑的跟我讨论起这个与众不同的地方。我想“那是因为在这个举世瞩目的工程里,太多的记者采访媒体宣传,我们的同事知道面对镜头定格下来的这一刻,明天也许会出现在《新闻联播》《人民日报》上,他们远方的家人会通过电视、网络、报纸看到,在茫茫大海上人工岛上坚守工作岗位的他们,不只是为家奉献,也是为国奉献。”工地摄影师听完这么一说,恍然一下,说道“你们能参与这样一个世纪工程,实在是太自豪了!”

9月6日,项目总部组织岛隧工程施工船舶的船长们“登陆”参观,请他们乘电瓶车从西岛穿过海底隧道到东岛完整的走了一次这条海底之路,这也是他们之中很多人第一次走进去。沉管安装船的三位船长——刘建港、王汉永、闫志辉在电瓶车驶入隧道不久就开始问我“还有多久到E15?”,他们怀着激动、忐忑、感慨的心情一路小心翼翼的看着右侧的标识牌,在到达E15之后感慨着“这节沉管可真难啊”“我真想多走几遍”“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我回头望去,光线略微昏暗的隧道里,他们的眼睛却很明亮。

还记得10月初接待郑皆连院士的过程中,我问起他对最近岛隧工程变化的感受,他没有直接说出他的感受,而是跟我分享了一个小故事:“上次叶院士(叶可明)过来的时候,他看着你们岛上房建喜欢得不得了啊。清水混凝土的房子,叶院士上世纪搞工程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中国的房子可以建成这样,他是搞了一辈子工程的人啊!”

正如林鸣总经理在接受央视《对话》栏目采访时说的,“开放对我们非常重要,开放能够让全世界更多的同行了解我们,我们需要别人来了解我们,理解我们,信任我们,我们国家一定能够获得更多的辉煌。”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是开放的,对国内外同行开放,对记者媒体开放,对每一个关心港珠澳大桥工程的人开放。


  • 上一条:扛起东岛建设的一支青年军 (2017-12-02)
  • 下一条:荷兰代尔夫特大学老师到访岛隧工程的观后感 (2017-11-30)


  • 管理信息系统1   |   管理信息系统   |   管理信息系统(内网)
    备案号:京ICP备13039097号-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交港珠澳大桥项目 www.cccchzmb.com
    技术支持:中交第四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