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交港珠澳大桥项目 - > 首页 > 百草园
百草园
百草园

瓦工“匠人” 从西藏到港珠澳

在西人工岛敞开段进入隧道10米左右的地方,我们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头戴红色安全帽,身着绿色反光背心,手拿一把铁锤和一枚钢钎,在沉管一侧的检修道预制构件沟槽里,正埋头“叮叮叮”敲打着什么。

见我们的电瓶车停在旁边,他抬起头来,朝我们笑了笑,扶正安全帽,又低头继续干活。走近一看,还是那张纯朴的脸庞。这不是前些日子在东人工岛隧道口做横截沟混凝土浇筑收面的那位师傅吗?当时的情景至今依旧令人印象深刻。

中午时分,在大部分管内施工人员都已经陆陆续续返回营地吃饭午休的时候,他一个人以几乎趴在地面上的姿势,细致入微地用铲子一点一点地清除排水沟边上的混凝土渣。今天怎么到西人工岛这边来了?

“这不是那位有着30多年施工经验的瓦工吗?”林鸣总经理走过去跟他打招呼。

“是啊,我今天在这里清理这个沟槽和墙上的混凝土。”工人师傅转头回答道,手里的活却没有停下来。只见他将钢钎对准一处混凝土,另一只手拿起沾满灰尘的铁锤,轻轻敲打一下,用眼瞅一瞅,再轻轻敲打一下,再瞅一瞅;一块巴掌大的混凝土渣便慢慢裂开,形成几小片掉落下来。“这是中管廊水管排水的地方,如果不清理干净,有些沙石,以后就可能会睹塞住了。”

熊俊民师傅,四川重庆人,身材不算高大,样貌老实,却有着常人没有的耐心和细致。沟槽的宽度不足80cm,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的身位。虽然外面车辆人流来来往往、机器设备轰隆隆地响,他却默默地待在一个角落里,仔细敲打,慢慢干好自己手里的活。

据了解,在沉管隧道两侧搪瓷钢板下方,装有用于安放电缆管线的检修道预制构件。构件安装完成后,与沉管管壁之间剩了一条10cm左右的缝隙,需要往里灌注混凝土,施工期间难免会有一些砂浆残留在管壁上。虽然这些隐蔽或者半隐蔽的位置,在管线安装完成后会盖上清水混凝土盖板,但如果不及时清理干净,这些混凝土渣将来可能跟随雨水流入排水沟,以后要清理就非常困难了。

“从西人工岛到东人工岛,沉管隧道南北行车道左右两侧共四条检修道管沟都要清理,来回将近24公里。”负责现场统筹协调管内施工的副总工程师杨永宏说,“工程品质要从小细节上着手,任何一个隐蔽的地方翻开来看,都要是清清爽爽的。清理检修道这份工作,只有靠一个比较细心的工人,从点滴做起。”

杨永宏介绍,在隧道口横截沟施工完成后,熊师傅就开始带领一个班组专门负责检修道沟槽清理工作。“这位工人师傅最大的特点就是细心,之前负责横截沟施工收面,他收的面就要比一般的工人收得好。因为这个活全在手上,收面必须收得非常到位。更重要的是他有自己的工具、自己的方法,做出来的东西让人放心,所以这次我们把这个任务又交给了他。”

熊师傅细心的工作态度赢得了大家的赞赏,但这却不是一份容易干的工作。“你看这些边边角角的位置,只要有一点混凝土渣,都要一点一点地凿,还不能太大力,怕破坏了旁边的构件成品。”熊师傅说,“蹲久了大腿就会发麻,加上现在冬天风比较大,有些时候灰尘就直接往脸上吹。”隧道口到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不过10余米,沟槽里却已经看不到一点混凝土渣和灰尘;构件立面干爽平整,一尘不染,这可是他忙活了一个早上的成果。

这份细心和耐心,除了来自于熊师傅对于建设超级工程的认真态度和高度责任,更源于他以前做瓦工的工作经历。早在80年代初,熊师傅就与建桥结下了不可分解的缘分。远赴西藏,在近5000米海拔的高原上,他与工友们共同完成了两座大桥的建设任务。说到这里,熊师傅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从西藏到港珠澳,从高原到海洋,虽两鬓已长出些许白发,但瓦工“匠人”熊俊民追求极致、精雕细琢的匠心却一直在路上。正如他所说的那句简单淳朴的话:“很多事情,慢慢干,就一定能干好。”


  • 上一条:深海匠心 (2017-11-06)
  • 下一条:从一场攻坚战看项目管理 (2017-10-31)


  • 管理信息系统1   |   管理信息系统   |   管理信息系统(内网)
    备案号:京ICP备13039097号-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交港珠澳大桥项目 www.cccchzmb.com
    技术支持:中交第四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